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心魔(八)

#神级ooc

  青山驶过,绿意漫漫。一叶小舟在湖面上游着。悠着悠着,于河岸停留。木制的台子踏上一位黑纱蒙面人。他运起轻功站立在船头,划船老翁从船上探出头来,惊了一惊。
  那人无言,掷了块碎银,连带着一张纸条。老翁受宠若惊,连连应着。那纸条上赫然几个大字。那老翁不经意瞥见一眼,双眼大睁望向那人。那人将腰上佩剑向外微微一拔,亮丽的闪了眼。那老翁咽了咽口水,忙低下头,极快速地开始干活。
-----------------分割线
  并非毫无意识,只是不知。围绕在那人旁,那人眼微微一眨,灵魂归位。
  我便感到天旋地转,又是一阵头疼。再睁开眼时,山青水绿,雾气袅袅。向后退了一退,撞到了什么。回过头看,是一间木屋。轻敲了几下门,"来啦来啦!是谁啊?!"最后一句是带着怒气的。
  开门的是一个黑色短发的男孩。似乎是因为看到我,他的瞳孔骤然缩紧,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但立马又换做一副嬉笑的样子。大声的"姐姐!贵客  来了!"
  应声而来的是一位身着粉色衣裳的女子,向此处款款一笑。"还不快请道长进来坐坐,莫要坏了礼数。"
  "道长"。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声音,另一个人说这两字的声音。喧嚣的感觉,似是集市。那人的声音却格外清晰。一遍一遍的响着。每一次都像扣在心弦上。顿时满心都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填满了,再也顾不得其他。
  "喂,喂!"那个男孩在我耳边刺耳的叫声唤回了我飘散的思绪。我不自觉避开一步,轻声质问"为何你要如此大声?"
  那男孩咕嚷着"之前小声的你不是没听见吗?"
  确实是没听清,"什么?"
  "无事。还请道长听我一言。"却是那女子接过了话茬。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道长也许有所不知,道长现今乃是不全之魂。吾等受人之托,将您的魂补全。有几项必做之事,望道长配合。其他时辰,道长大可游乐山间。若道长想要离开,也可,到一定时候,必会放道长离开。但若未到时候便离开,吾等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说起这些话是行云流水,想来是胸有成竹了。
  说句心里话,我对这山,这水,这屋,这人都有种陌生感。说到底,我对至今为止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有股陌生感。按理说,我应该选择不信的。毕竟我无法分辨他们是好是坏。但不知怎地,我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好!我同意。"
 
 

评论
热度(11)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