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心魔(七)

  *可以说是很ooc了
*太久不更自己都要忘了系列
*没有大纲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发展
*打晓薛tag总觉得应该说占tag抱歉
  漫山的绿,若从上方看,有一泓清泉自半山腰弯折流下,如一条细细的蓝绸带。却是要叹一口气,此中二“人”,竟无一可静下心来欣赏这美景。皆匆匆走着。
  短发少年叫什么姑且不知,也许并没有名字。暂且叫他“怨”吧。传说是吸收了天地的灵气,历经百年方得如此。他在前头带着路。而此时,他那什么“姐姐”不知遁入何处了。
  路至源头,竟是一方祭台。原是这四周设了禁制,所以在山腰上才看不见。
  “此地是我。你要补他的魂,需得付出点什么代价。这可不是你用刀子威胁一下我就行的。这是规矩。自我诞生之初就存在的......”
  “你说,要什么?”挑了挑眉,他怎么会在意什么代价,只要能让他回来......
  “看来你还挺在意他的嘛。本来就是,也没什么啊,就是以物易物。灵魂和什么相等呢?暂时也想不出其他的吧。不过灵魂一定是和灵魂相等的吧!那么献出你一部分的灵魂,换的对他灵魂碎片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很公平吧。”他开心地说着,最后甚至露出来诡异的似乎在某个领域得到莫大满足的笑容。
  “怎么做?”直截了当。这个人给薛洋的感觉很危险,他不想在这个人面前露出差错。直觉告诉他,那是致命的。不要说太多有关自己的事,还有有关晓星尘的事。
  “嘛!这个也很简单啊!只要你先收集那个,还有那个,然后再来我这里举行撕魂就行了。不过你不收集也没关系,直接来我这儿,顶多有点副作用,成个傻子。不过既然你是我这几千年来找到的第一个主顾,我就先给你点优惠好了。把他的尸首或是其他有他灵魂味道的东西给我,我可以暂且成为高阶锁灵囊。”
  “你还真是两面派。”露出了一个邪气的笑容。
  “这也没办法啊!之前姐姐在。”无奈。
  “你既如此说了,你要让我怎么相信你?你倒是说说看。”
  “我倒是觉得,我们不需要信任呢。这是我的条件,你相不相信,做或不做都是你的事。”嬉笑的脸,眼中却透着认真。
  “是要多少魂?能保证我还有神志就行。”
  “如果我说,所有呢?”
  “那就是行尸走肉了,可能比他们都不如。你以为,我会同意?”最后音节上翘,饱含威胁。
  “当然......不是。只是开玩笑而已。”竟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他终于笑完了。“那,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

评论
热度(13)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