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夏夜的忧伤

  *ooc

*多愁善感薛洋

*意识流

下着暴雨的夏夜应该不算是真正的夏夜吧。没有聒噪的蝉鸣声,没有裹挟着温暖的舞风。只有一股压迫感,像是上天降怒一般。

狂风像一位暴虐的将军,怒吼着冲进破屋,没有丝毫同情。雨落如注,屋内响起令人烦躁的声响。

屋顶又漏了。

“轰隆”。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时候都不适宜修理屋顶。但找个器物接水还是可以的。

薛洋就是被这雷声惊醒的。是先下的雨,但雷声却是最先被察觉到的。醒后却是没有马上起身,也没有睁开双眼,待到耳边传来小瞎子叽叽喳喳的咒骂声和在雷声下不大明显的棺材盖的推开声,才凉凉地掀开了眼皮。

很慌乱,至少从那些声音中可以看出动作很急。

没有一丝想帮忙的想法,更不必说冲动了。腿还有些痛,但也没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忽而陷入了回忆中,细节早已记不清了。但那种感觉永远记得。不只是对他的怨恨,也许,也许还有那么一丝对自己的不甘吧。或是愤恨,又或者那愤恨也不是当时真的有的,只是现在的自己强加上去的。

流浪前的事已悉数忘了,现在回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样天真的想法。真是傻呢!

对自己说着这样的话,好像这样就能真的忘记以前那段回忆,将以前那个自己与现在彻底隔离。再也不记得,再也忘不了。

“道长,这坏家伙肯定在装睡,赶紧叫他起来。道长好心好意救了你,你却不知好歹,就像,就像那西郭先生的狼!”

放大了几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尖利无比。

真是扰人清梦。

他这样想着,比谁都知道“清梦”是在胡说。他却是恶劣地勾起了嘴角,还未等他笑出了声,对那个拄着竹竿的女孩进行一场语言上的游戏时。房里的第三人就已经了起来,很大声,好像雷声都被这遮住了似的。

这样,好像也不错。

在这雨夜中,在磅礴大雨的冲刷下,一段忧伤自此飘出,飘入乐章,身着翠衣的女子轻轻拨动琴弦,它缓缓流出。

评论
热度(1)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