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相见

 *逃不过的ooc

 

  一颗流星坠落,划过天际。点点星光没入远方。

  周身灵气渐渐凝实,一缕一缕地细细导入体内,汇于丹田。

 “成功了,吗?”小巧的少女小心地问道,语气都放轻了几分,似乎怕声音再重一些,那人便永远消失了。

  “再等会儿。”魏无羡紧蹙着眉。他是觉得魂既碎成如此,确是无法修补了,也许真相也正是这样 。一开始答应帮忙也只是想着将那阿箐魂补了便可了事,至于小师叔那种状况,他确是没什么办法。未料几日后,那魂却自己开始凝实。遇到这种情状自是好的,只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若这竟是这般容易,那薛洋等了那么久为何一点改善都没有?若说是他学艺不精,这固然有一定可能。但现下情况好转却也不是因为他魏无羡学艺有多精。莫非,这小师叔真狠他狠到骨髓里了?他在,连活着也不愿。

   想到此处,似是打通了关键处,竟放松地笑了起来。

   “恩人!这这这,道长去哪儿了?!”紧张地结巴了。

   却见那为他重塑的身体,竟是整个不见了!

   魏无羡眼中闪过一丝惊诧,而后很快平静下来。叹出一句话“就当是转世去了吧......”

******************

  醒来的时候,头脑还有些不清醒。昏昏沉沉的,太阳穴突突地疼。 花了一段时间才勉强适应从门口洒进的阳光。

  这是一个破庙,长久失修。他看到屋顶上的破洞少说也有十几个,那供着的佛像只余几处斑驳的金色,剩余处凹凸不平,上头挂着蜘蛛网,还随着微风飘荡。

  正奇怪着,却听耳边传来一声极轻的声音。向声源处望去,是一个脏兮兮的小孩,脸上沾着黑色的土块,头发蓬乱,几乎看不出他的样子,只有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好像在发光一样。

  想是这位小童救了自己,可,是如何救的呢?

  是薛洋聚的魂吧!他修的是鬼道,又与我结下大怨。想是在义城里耍我耍的还不够,还要我活着,好更好地折磨我。

  便这样毫无预兆的溺在思绪中,直到那孩子承受不住这怪异的气氛,怯怯地叫了一声“大哥哥。”才恍然回神。

  晓星尘向他招了招手,示意其过来。男孩紧张地低下了头,双手抓住衣角不停地折,卷。

  晓星尘见此,微微一笑,用着比平时说话柔了几个度的声音说:“你别担心,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是在什么地方捡到我的?”是的,捡到。他已经默认这个孩子没有从薛洋手中带走他的能力。

  男孩似乎已经对晓星尘去了几分怀疑和害怕,大着胆子向晓星尘靠近。抬起头面朝着他“我,我不知道。昨天晚上回来就看见你在这儿了。”晓星尘听后又陷入一番沉思。

  男孩见晓星尘没有反应,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大哥哥,要,要是你不嫌弃,可不可以再呆几天?”

  晓星尘没有立刻答复。男孩急的红了脸“也,也不是非要你答应!毕竟我又穷又脏,不喜欢我也是应当的,又和别人合不来......”

  看着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晓星尘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不,我答应。那么,既然以后要共同生活了,那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那人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脸蛋因为激动有了血色。在这时,晓星尘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薛洋!

  “我叫薛洋!”

  

 

评论
热度(30)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