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心魔(五)

#就不打tag了{所以根本不会有人看到啊}(;´д`)ゞ

#是晓薛,不过现在看不出来,干脆不打了

#ooc  

  

    先前提到的那老汉端的是一幅豪迈的样子,却不料不过三杯便趴在桌上神志不清了。嘴里喃喃着,也不知念叨着什么。凑近听:

  “怡红,我不闹了。你回来吧!”

   也不知是哪个“怡”,也不知是哪个“红”。伙计看见此状也不多言语,扶着那老汉出去了。是送他回家。原来,这老汉是这家客栈的常客。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他在这儿晃悠,逮住一个人便与其聊,聊时局,聊身世。总之是什么能聊便聊什么。也是孤独得狠了。膝下无子,妻子早死,却也不再娶了。说好听点是痴情,说难听点就是傻。也怪不得向薛洋说这一言的伙计要狠狠地啐一口。

   说到底,他也不是如此吗?

   那年轻男子见老汉走了,无事可做,遂有觉得无趣。便草草结了账,走了。

   雨过天晴,空气中泛着湿润,却又不让人难受,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地上坑坑洼洼处被填上了雨水,在阳光下透出七彩的俊俏模样。

   客栈里又来了许多人。本来就不多的桌子说不上挤得满满当当,但也是全被占了。若要再来人只能与他人挤一挤了。

   后来的人也是有个先后顺序的。

   先是一家四口,一对年轻男女带着两个孩子。一个抱着,一个牵着。抱着的是个男孩,年岁尚小,已不是婴儿,却也大不了多少。只会说些“妈妈”“姐姐”之类的话。也怪不着要抱着。牵着的那位是个女孩,应当是姐姐。说是文静,倒不如说她比较害羞。躲在父亲的身后,怯怯地不敢探出身子。父亲喊她打招呼,她才微微探出头看,却又立马缩回去。倒也让人一笑。

   再是一对兄妹。哥哥沉默寡言,妹妹却是活泼开朗。刚踏进门便用她那好听的声音点起菜来,一点都不扭捏。大气的很。进去后便凑到了那一家四口的桌子旁话起了家常,顺便逗弄着孩子。笑得很开心。一时间客栈内充满了快活的气息。(bushi)

   最后是两个边走边交谈的道人。相貌平平,显然不是那两人。却有些刺痛。现在自己竟进展到连有些小相似便能联想到了吗?那以后遇见道士就要避着走咯!

   薛洋缓缓吃着糕点,心里想着事儿。

   这劳什子“女娲镜”到底耍的什么花样?!不过这幻境能弄得那么逼真想来也真不是凡物。这也动不了身子,想来必是它做的手脚。

   它究竟想干嘛?!

   那一家四口离薛洋挺远,说话声音也不大。进入幻境以来便无了“五感甚佳”这一点。但此时不知为何,那家人与那女子的交谈声却是像在耳边响起的。

    那年轻男子去向小二询问些事了。“姑娘哪里人?”少妇满脸笑容地与那女子搭话。

   “我是小地方来的。想来说了夫人也不知晓。我叫无怨。呐!那是我哥哥,是叫无悔的。”

    “无怨无悔,这名字起的可真有意思。我与我相公是从姑苏来的。实不相瞒,我是从家里跑出来的。”说完还俏皮地眨了个眼睛,倒是让人平白对她起了许多好感。 

     “莫是,私奔?”无怨试探着问起。

      此时那男子也打听完消息,向这边走来。那少妇看着他,情意绵绵的眼神中满是温馨,勾着嘴角“是了。”

      无怨看着她,也是会心地笑了。

     “夫人叫什么?我看你这么年轻,我也不好一直叫你夫人吧。”

      “许烟。不,现在应该叫薛烟了”

      无怨转头看见那男孩睁着大大的眼珠看着她,眼里透着光。便也存了心逗逗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姐阿姐。”

       “你问他做什么?他还小着呢!懂个什么啊?!他啊,叫......叫什么来着?”

        “娘子,你糊涂了。是薛洋。”

          薛洋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

评论(1)
热度(8)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