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与你之上(二)

我叫安莉,我现在在一个白色的屋子里。
脑子很乱,各种各样的记忆突然涌入了我的大脑中:
父母亲慈祥的面容,孩子时期同学们的嬉嬉闹闹,在网上初尝禁果时的绿色网站。
争吵,谈和,盛怒,愉悦。
头很疼,我下意识用双手护住我的头部。
“扑通”我又回到了枕头上。还是痛。如果我能看到现在的自己,那我一定是痛苦的。我都能想象的出来:
我的双腿曲起,一定翻起了白色的被子。如果有一个上帝视角,我腿的颜色一定是突兀的。
世上,真的有上帝么?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很久,我的头疼慢慢缓和了。睡了那么久,我早已经没有任何睡意了。我呆呆地盯着同样白花花的天花板。
我该做些什么?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这是哪儿?
“铃铃铃”一个明显是闹钟铃声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打断了我畅游到天际的思考。大概响了十秒左右吧,铃声便停下了。一个女子电子音(和Sirl差不多)紧跟着响起:“安莉主人,您该起床了。离您的工作时间只剩半个小时了。”我猛地坐了起来。光着脚走向衣柜,它也是白色的。
打开柜门,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衣服,最多彩的是一件有黑有白的衣服,它的纽扣是褐色的。看上去它是一件便服。突然想起她(这里指电子音)说时间不多了,便不再磨蹭,随便挑了件合眼缘的衣服就换上了。
正准备打开房门,又想起早饭。便呼地回头,对着空气说:“早饭怎么办?”
她回答:“去主人工作的地方。”
说实话,打开房门的时候有点犹豫。
似乎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我郑重地把手放在门柄上。向下一压,
门,开了。





评论
热度(2)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