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梦里见(一)

  她从小就被人夸水灵儿。那是在她出生的时候,大大的黑眼珠好奇地打量着家里那些来了又走的人,那时她还什么都不懂哩!除了吃喝,睡觉这些最常见的事,就几乎没什么其它事做了,还有玩,与那些她不认识的人玩。

  笑,是最常在她脸上的表情。眼一眯,嘴弯出一个弧度,便是她的笑了。有时她也会哭,屈指可数。可一旦她真的哭起来,便怎么也劝不住。

  七八岁时,她长得白白净净的,谁来了都忍不住要赞叹几句,她的父母每次在别人夸她时,都笑着应答,脸上堆得满满的都是喜悦,心里充满了自豪。她越来越爱笑,因为这能让父母开心,她也可以从那些她并不熟悉,甚至初次见面的人们身上得到好处,比如糖葫芦什么的就很好。如果对方只是笑一笑,并不给她东西,她也不会立刻耷拉下脸来,而是眨着她的眼睛无辜地看着对方。这是一个美丽的阴谋。如果那人不理呢?很大程度上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一是她确实可爱,一是这里的人太熟了。至少,现在还没失过手。

  她算是这里挺漂亮的人了。她家在当地也算是一个大家了。自出生以来她就被人捧着抱着,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一种懒散的性格。但这也仅仅是在她不必要表现出喜悦的,讨好的时候。

  一日,她拿着母亲最近刚从店里给她买的一把纸扇。那纸扇上是一幅小桥流水的水墨画,非常好看,当然她此时还不能理解这种美。此时正值夏日,烈日炎炎,扇子们也有的忙了。她用那扇子胡乱地扇着风,心想着新买的扇子就是好,一扇就能带起好大一片风,好不凉爽。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在夏天这很正常。但这场雨来得太快太急,人们纷纷四散而逃。

  “跑的还真快。”她暗想着。可面上她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愣怔了,傻立在大雨中,衣裳头发被雨沾湿,扇子也湿得不像样。她感到很不舒服,于是转头进了一家酒店。



评论
热度(3)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