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自己。注:现在已经不喜欢魔道啦

关于

我......爆炸

今天运动会写加油稿,我自己原创了两句话,然后过了很久吧,在广播里听见了,我开始还很开心呢。结果发现后面又跟了一段其他的话,就很懵。然后发现是5班来稿(我是十二班)。可那两句话真的是原原本本的,我自己写的我不会认错。我也想过是巧合这个问题,可是如果是巧合的话,为什么我们班明明老早就交了,它却读的是后来的班级的同样的稿子呢?就觉得很气......
而且在颁发精神文明奖(就是加油稿被读出来最多的)的时候我还特意听了一下,好像就是五班。
回家的时候我跟我爸讲,他说很大可能是巧合。我倒觉得很大可能是抄袭。
很难过了.......

一个通知(应该也没人看)

就是已经不萌魔道啦。写在简介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所以心魔也就顺理成章地坑啦。就是这样。

女巫

  女巫说:“我爱你。”
  我嗤笑一声,谁会信一个女巫所说的话。
  黑精灵的箭矢,吸血鬼时不时的串门,手指甲中带着污秽时常阴笑连连的女巫。这是黑森林。
  我斩断荆棘,遇见了光明。光明带着我回到了黑森林。箭矢被折断,黑暗在光明下挥散。
  随着光明,我来到圣殿,我被铐上枷锁,送入监牢。光明说:“谢谢你。”
  女巫被击倒在污黑的大地上,她说
“我永远爱你,我的孩子。”

相见

 *逃不过的ooc


  一颗流星坠落,划过天际。点点星光没入远方。

  周身灵气渐渐凝实,一缕一缕地细细导入体内,汇于丹田。

 “成功了,吗?”小巧的少女小心地问道,语气都放轻了几分,似乎怕声音再重一些,那人便永远消失了。

  “再等会儿。”魏无羡紧蹙着眉。他是觉得魂既碎成如此,确是无法修补了,也许真相也正是这样 。一开始答应帮忙也只是想着将那阿箐魂补了便可了事,至于小师叔那种状况,他确是没什么办法。未料几日后,那魂却自己开始凝实。遇到这种情状自是好的,只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若这竟...

心魔(八)

#神级ooc

  青山驶过,绿意漫漫。一叶小舟在湖面上游着。悠着悠着,于河岸停留。木制的台子踏上一位黑纱蒙面人。他运起轻功站立在船头,划船老翁从船上探出头来,惊了一惊。
  那人无言,掷了块碎银,连带着一张纸条。老翁受宠若惊,连连应着。那纸条上赫然几个大字。那老翁不经意瞥见一眼,双眼大睁望向那人。那人将腰上佩剑向外微微一拔,亮丽的闪了眼。那老翁咽了咽口水,忙低下头,极快速地开始干活。
-----------------分割线
  并非毫无意识,只是不知。围绕在那人旁,那人眼微微一眨,灵魂归位。
  我便感到天旋地转,又是一阵头疼。再睁开眼时,山青水绿,雾气袅袅...

心魔(七)

  *可以说是很ooc了
*太久不更自己都要忘了系列
*没有大纲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发展
*打晓薛tag总觉得应该说占tag抱歉
  漫山的绿,若从上方看,有一泓清泉自半山腰弯折流下,如一条细细的蓝绸带。却是要叹一口气,此中二“人”,竟无一可静下心来欣赏这美景。皆匆匆走着。
  短发少年叫什么姑且不知,也许并没有名字。暂且叫他“怨”吧。传说是吸收了天地的灵气,历经百年方得如此。他在前头带着路。而此时,他那什么“姐姐”不知遁入何处了。
  路至源头,竟是一方祭台。原是这四周设了禁制,所以在山腰上才看不见。
  “此地是我。你要补他的魂,需得付出点什么代价。这...

夏夜的忧伤

  *ooc

*多愁善感薛洋

*意识流

下着暴雨的夏夜应该不算是真正的夏夜吧。没有聒噪的蝉鸣声,没有裹挟着温暖的舞风。只有一股压迫感,像是上天降怒一般。

狂风像一位暴虐的将军,怒吼着冲进破屋,没有丝毫同情。雨落如注,屋内响起令人烦躁的声响。

屋顶又漏了。

“轰隆”。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时候都不适宜修理屋顶。但找个器物接水还是可以的。

薛洋就是被这雷声惊醒的。是先下的雨,但雷声却是最先被察觉到的。醒后却是没有马上起身,也没有睁开双眼,待到耳边传来小瞎子叽叽喳喳的咒骂声和在雷声下不大明显的棺材盖的推开声,才凉凉地掀开了眼皮。

很慌乱,至少从那些声音中可以看出动作很急。...

心魔(六)

*日常ooc
*超渣
*就这样
 
“姐姐!那个人真的被我困住了唉!我的功力果然有增长哎!太好了!”黑发黑眸的少年蹦跳着向人邀功,亮闪闪的眼眸像是透着光。
  “很好。”不咸不淡的一声,却让少年又欢呼尖叫起来。
  方才没有波动的脸因主人想起的事而泛起涟漪,浅浅的笑让此人仿若笼上了一层柔曼的轻纱,注意到此的少年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缕黑发从眼前晃过,惊诧了一瞬,却很快平静下来。嘴角的笑带着细微的嘲讽。
  “他出来了。你失败了。”
  “怎,怎么会?我明明,我明明已经困住他啦!怎么可能会不受我控制!这明明就是他最深处的想法吧!不......”黑发少年...

心魔(五)

#就不打tag了{所以根本不会有人看到啊}(;´д`)ゞ

#是晓薛,不过现在看不出来,干脆不打了

#ooc  


    先前提到的那老汉端的是一幅豪迈的样子,却不料不过三杯便趴在桌上神志不清了。嘴里喃喃着,也不知念叨着什么。凑近听:

  “怡红,我不闹了。你回来吧!”

   也不知是哪个“怡”,也不知是哪个“红”。伙计看见此状也不多言语,扶着那老汉出去了。是送他回家。原来,这老汉是这家客栈的常客。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他在这儿晃悠,逮住一个人便与其聊,...

1/3

© 末时泪 | Powered by LOFTER